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徐伟:测量放线“玩”3D

2014-3-4 21:36:20      点击:
拿起一张不到两米长、一米宽的建筑设计图,该怎么把1:100的微缩图纸落到地面上,开始上万平方米建筑的施工?

  “这就要靠测量放线工作了。”徐伟的办公室里,左侧墙根堆满了棱镜、GPS、激光扫描设备等各种测量仪器和测量工具,“如果把施工图比作确定一个人的体形和长相,测量放线就是搭骨架。”徐伟说。

  虽然已经是北京建工集团三建有限公司负责测量工作的副总工程师,且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,但作为“国宝级技工”的徐伟,仍工作在施工第一线。工地多是露天作业,徐伟大多数时间都得用双手拢在眼侧,才能看清测量仪器上的数据。嘴里念着数据,手不时地在小本上做着记录。风大,每隔几分钟,徐伟得低头吐出嘴里的泥沙,使劲揉揉眼睛。

  传统的测量中,测量放线工为了找出建筑结构中的所有关键点,得抬着十几公斤重的仪器踏遍工地各个角落。一旦确定了测量点,就算那里是高空、危楼,也得一站数小时,而且得一动不动,否则震动可能会干扰仪器。

  2008年援建四川地震灾区时,他曾爬上五层高的危楼进行测量,突然遭遇余震,差点丢了性命。

  如何最大限度地降低测量放线工作风险呢?徐伟琢磨出使用三维激光扫描仪对建筑主体结构进行扫描测量,类似于用3D技术呈现立体图像。测量人员将拍摄的工地照片拼接成全景图像,进行坐标点测量,这样减少了测量点,更避免了高空测量的风险。徐伟在全国首次使用这项新技术,并凭此拿到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科学技术奖创新成果一等奖。

  首都机场新航站楼、“鸟巢”、“水立方”等多项工程施工中,都能看到徐伟的身影。而他的“大型场地控制测量”、“特殊曲线测量和数字化测量”等论文也在期刊上发表,他还参与编写北京地方标准“建筑施工技术管理规范”和“建筑安装施工技术手册”。

  初中毕业的徐伟爱钻研,习惯于走到哪儿,学到哪儿;看见什么,就琢磨什么。虽说国家大剧院是由其他单位施工的,可是徐伟依然兴趣不减,他对该工程的测量进行了自己的设计,并在北京市测绘协会学术交流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与会专家讨论后觉得徐伟想得比施工单位还周全。

  后来,徐伟用业余时间自学工程测量大专课程,还以年均一篇的速度把自己的实践经验写成学术论文发表。

  行业揭秘:平地起高楼的第一步

  测量是建筑施工的第一道工序,是平地起高楼的第一步,其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对整个工程的进度和质量影响非常大。

 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测量放线工作就是建筑施工过程中的规和矩,其工作主要包括依据工程设计图纸按实际大小标注出建筑物的位置、形状、高度,作为施工的依据;在施工过程中提供相关的空间时态信息反馈,为建筑物的安全性提供保障。